选择一所学校...
返回到头条

我在三十五中的快乐六年

10/29/2021 2:36:00 PM 北京三十五中校史研究会 阅读:1374次

我在三十五中的快乐六年

作者:1995届高三1班 牛东  / 编辑:胡晓梅 吕曦 / 校对:张大陆

当我提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回想起自己中学时那一幕幕快乐时光。牛东.jpg

上中学时,学校新组建合唱团,我也“随大流”报了名,竟给我带来了一次难忘的音乐之旅。嗓音扁,没关系,正好加入低音部;唱歌基础差,没关系,学校请来了高水平的指导老师,对症下药,事半功倍;合唱团成员来自不同的年级,平时难找到合练时间,没关系,大家周末加练。一开始我还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不敢出大声,但是很快就被大家齐声高歌的气氛所带动:每当练歌时,歌唱的快乐早已把音准不准的担心、作业多不多的烦恼、考试难不难的压力赶到了九霄云外;每一次成功合练后,大家看到的都是彼此的笑脸,和互相鼓励的掌声。时至今日,我还能轻声吟唱出当时合唱团的参赛曲目“牧歌”和“拉德斯基进行曲”;还能时不时地向老婆、孩子“卖弄”一下自己的音乐细胞。

合唱团其实只是学校丰富文体活动中的一个剪影。在三十五中素质教育却早已渗透到我们每一天的校园生活中。喜欢乐器的可以参加民乐团来一曲喜庆的花好月圆,喜欢运动的可以在篮球赛上纵横驰骋,喜欢舞蹈的可以在文艺汇演上边唱边跳小虎队的青苹果乐园,喜欢文学的可以在校刊上发表原创的诗歌散文。

从初二到高一,教生物的鲁晓辉老师担任我们的班主任。经常带领我们开展了很多走进大自然的活动。比如,在长安街边“摆摊”向路人普及鸟类知识,到妙峰山登山考察植被,在官厅水库边野炊比拼厨艺,等等。时至今日,我还清晰记得:在给路人讲解猫头鹰标本时,当上小老师的自豪感;在去妙峰山的半路上大家一起推动熄火的大客车时的加油号子;在泥土垒成的土灶上、用酒精炉炒出的西红柿鸡蛋的味道鲜美。这些活动,舒缓了学习所带来的压力,点燃了同学们对校园生活的激情。95届 高三教师.jpg

除了鲁老师,还有刀子嘴豆腐心的年级主任谈老师、慈眉善目的化学史老师、英姿飒爽的数学朱老师、一丝不苟的英语庄老师、稳重中透着幽默的物理黄老师(黄老师还是高二以后的班主任)…… 说起师生间的感情,我还清楚地记得有一年教师节,同学们绞尽脑汁要送一份特殊的、饱含我们心意的礼物,最后决定由几位美术功底好的同学在课堂上用素描的方式偷偷画下老师们讲课时的风采,再自制成贺卡。那一两天里,大家上课时都提心吊胆、生怕秘密被发现;老师提问时,离画画同学最远的人都抢着举手回答、尽力把老师的目光引得远些;直到全部作品大功告成,送到老师们的手里,看到老师们会心的笑容,大家才长舒了一口气。

我从小性格比较内向、安静、不太善于与人交往,对自己的社会工作能力一直很不自信。上初中时,我幸运地被选为班干部;从那时起,我这个天性被动的人被社会工作“推动”着不断锻炼着自己的表达能力、组织能力、应变能力。从初一入学时在班里发言都紧张的忘词,到初三时可以站在全校同学面前激情演讲;从刚当班长时开个班会都不知从何下手,到成为校学生会主席时参与组织全校性活动。我身上的这些变化,如果不是因为学校为学生干部提供了一个摸爬滚打的大舞台,是根本不会发生的;如果不是因为负责学生工作的老师们在一旁加油鼓劲、关键时刻出谋划策,是根本不会发生的。在这里,我要感谢当时负责学生会工作的李鑫茹老师,给了我很多细心的指导,让我这个略显内向的学生会主席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

在母校的每天都是快乐的,快乐的时光总是让人觉得短暂;又是长久的。并衷心的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少年在这座历史悠久、与时俱进的学校里快乐成长。

(北京三十五中校史研究会)校徽.jpg